7.31 F2非典签经—LP乌云密布中杀出重围
2007/8/2 12:17:00

与6.8我自己签那天的大水特水不同,昨日BJ似乎乌云密布,气氛颇为沉闷和紧张。
给LP约的下午1点,清早下了火车先去踩点,遇到一小米很气愤的从里走出,旁边是他的中国女伴,看样子似乎是为他的中国朋友奔走的。小米同学很愤怒的嚷嚷道:“他们居然把我护照给扔出来了!”之后他的gf一直劝他,他又很大的嗓门吼道:“这不公平!不公平!”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对我们美国人这样?”云云…… 当时就有点不祥之感,但没敢吭声,怕影响lp的情绪(时候说起来,她说早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)
中午12:20再次到大厅,居然下午2点的都开始排队了。里外等候的人也比六月初少了很多。联想起我6月10号给lp约,最早只能约到7.31号(说明申请人还是很多的),我不禁暗暗担心会不会是前半年放过太多,现在开始收紧了?每天允许预约(审核)的人减少了,这样就会更严格和充分的审核。lp通过第一道安
检后的1小时40分钟里,这个猜想似乎不断的被验证了。间或有签完了的人们,但没见到几个笑着或者是抬着头出来的。先是一个组团去签商务的全军覆没,后来有个女孩出来后打电话,就听她说:“我们那一对5个全拒了。”偶尔见到1、2个签过的出来,外面等待的认识或是不认识的人都会凑过去不断打听,象迎接刚从伊拉克战场上归来的英雄一样,啧啧称赞。而等候大厅不但没有当时排着近百人等候邮寄visa的盛况,邮局门口常常连一个人都没有。2点20,一个戴眼镜签本科的男孩半跑着出来,两个等各自儿子的妈妈赶忙凑过去问,过了吧?摇头。“我们那一队10个挂了8个。”男孩说。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因为lp的情况比较special,就算水车也不大可能轻易放过。心中只好不断为她祈祷。紧接着又过来一个男生,手上挥舞着小白条,笑得很灿烂。外面等候的人也都很兴奋的祝贺他。他开口就说,“vo先把我拒了!”原来他是先被sorry了,之后力挽狂澜才得以劫后余生。我的心跳不禁又加快了一个数量级:P
终于看到了让我快变成石头的lp。情况不妙,低头,步沉,无精打采。我心里一咯噔,完了。赶紧想着怎么安慰她,赶紧冲过去,小心的问她怎么样。她垮着脸(后来才知道她刚经历和vo的生死鏖战后还没缓过劲来)跟我说,“你猜呢?” “拒了?” “不是。”“ Check?”(还是因为她的情况特殊,进去那么久没出来就担心会不会被check)“嗯。”“啊…… 别伤心,总比拒了要好。”“啊?也不是。”(原来是她听错了)。我瞪大了眼睛,“难道你过了???” “嗯。”那一刻,N多多巴胺分泌出来,感觉难以名状,反正比我自己过的时候复杂多了^_^ 。除了拥抱和感谢,不知做什么好。之后2分钟之内填了EMS单子和办理了邮寄,开始听lp讲她的legend。LP说,被拒的的确不少,还有一对中年夫妇,似乎还是教授(跟vo说着上一代人的英语)去看儿子。被拒以后跟vo吵起来,最后vo拉下帘子走了,幸好我们对自己的软肋有充分的认识并且准备得十分充分,签之前又用纯英语mimic预热了一个多小时,才在vo高速连珠炮的火力下活了下来。
现在大致写一下我和lp的情况:
我:今秋全奖phd,但只能cover自己。
LP:在欧洲全奖phd已读2年,准备寒暑假从欧洲直飞US探亲。
我们:大学校友,恋爱6年,但以前由于没有DC和家庭因素,合影很少,近1年才多一点。lp弹钢琴,是我的钢伴。
软肋:  lp已出国2年(不过寒暑假都回来探亲),可能会被质疑感情牢固性。  照片比较少。  我6.8先签,LP 6月底才回来,接着领的结婚证,而且没有时间办婚礼。可能会被质疑结婚目的性。(实战中命中)  LP的银行帐户是欧洲的欧元帐户(存折非英语),奖学金variable,没写明确数目,而且不像美国高校的可以直接在电脑里查到,可能会被质疑真实性。  LP并非陪读,只是在寒暑假去看我,非典型F2,还可能被质疑是否

下一页
返回列表
返回首页
©2021 ChaseDream